Education as Cultivation (ECC)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向下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徐式寬 - 2020 0606 Empty 徐式寬 - 2020 0606

周三 9月 09, 2020 11:41 am
各位好,

上一週的活動如電光火石般璀璨地過去了。

感謝各位老師的支持,我們終於把這個座談會舉辦成功了。

這是第一次我們把一些想法公開呈現,看看反應如何。

我覺得我們的表現非常精采,而評論人也很厲害,提出了很多可以思考的方向。

上週幾位評論人的投影片,以及我們自己的投影片和文章彙整檔,都放在這個連結裡:

https://mega.nz/folder/uRozWDJJ#onzpizPoPeCgAN7ONTJ-lQ

而在細看了各位的文章之後,我更是覺得精采!

有許多提出的想法都逐漸更具體化了。

而接下來,大家希望怎麼發展,我想我們可以更進一步來討論。

不知道大家下週6/12(週五),以及7/3(週五),可否回來聚一下?

充滿恭喜以及感謝的

式寬上


Jasmin 在 周四 9月 17, 2020 3:59 pm 作了第 3 次修改 (原因 : can post external link)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徐式寬 - 2020 0606 Empty 單維彰 - 2020 0606

周三 9月 09, 2020 11:44 am
各位老師,
剛才讀到《聰明國度》第 203 頁。發現一篇文獻,其實是一本書 Cultural foundations of learning: East and west. Cambridge Univ Press, 2012. 作者是華裔的李瑾。https://www.amazon.com/dp/0521160626/ref=cm_sw_r_cp_apa_i_XqW2EbKWEVW7P

"Western and East Asian people hold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beliefs about learning that influence how they approach child rearing and education. Reviewing decades of research, Dr. Jin Li presents an important conceptual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Western mind model and the East Asian virtue model of learning. The former aims to cultivate the mind to understand the world, whereas the latter prioritizes the self to be perfected morally and socially. Tracing the cultural origins of the two large intellectual traditions, Li details how each model manifests itself in the psychology of the learning process, learning affect, regard of one's learning peers, expression of what one knows, and parents' guiding efforts. Despite today's accelerated cultural exchange, these learning models do not diminish but endure."

暫時讀不到這本書,但是讀一篇 Review 也很有收穫。我把書摘附在信裡。裡面提到一件關於台灣的事,可能是馬政府時代的消息,但是並未實現。

對了,我之所以讀《聰明國度》是因為座談那天吳院長的介紹。她提到最近讀到一篇文章說東亞的背誦式數學學習或許提高了解題的創造力,我追問她出自哪裡,後來她說是這本書。我發現這本書頗有意思,就打算讀完它。


Jasmin 在 周四 9月 17, 2020 4:02 pm 作了第 3 次修改 (原因 : can post external link)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徐式寬 - 2020 0606 Empty 徐式寬 - 2020 0607

周三 9月 09, 2020 11:47 am
維彰老師,

收到您的這封信,的確是內心五味雜陳。李瑾這本2012年的書,在我們撰寫那本2015年的書的時候,是重要的參考資料。這一本書將中西兩方對於教育的哲學背景做了一個比對(如附圖)。主要是引自孔子/論語與亞里士多德/蘇格拉底等對於學習或學習者的陳述,在重要的議題上做了一番解析與比較。以一本書的方式,有重點地分別說明兩者對於同一個議題的兩套不同系統,不輕易套入對方框架,非常難能可貴。而且本書論述清晰文筆流暢,對於國外的學者認識中國文化中有關學習的論述是一個很好的入手。

但是也就是因為這樣區分,使得中西兩方的差異特別凸顯。當中國文化被歸類於比較偏於心性陶冶(heart-oriented vs. mind-oriented)的一套系統後,中國文化中對於跟西方雷同的內涵,如提問與探究的論述,就被淡化了,或是幾乎不提。

我們接下來想要發展的這本書,其實是希望在這個缺口上補足。我們先不需要與西方比較,而是先來釐清我們自己的東西,而是我們心目中的cultivation,both mind and heart. 做一個比較完整而全面的討論。

這是目前我的願望。若您想要看一下這本書,我下次帶去給您參考。

式寬


Jasmin 在 周五 9月 11, 2020 2:49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徐式寬 - 2020 0606 Empty 單維彰 - 2020 0607

周三 9月 09, 2020 11:50 am
徐老師、各位老師:

果然各位已經知道李瑾的作品,而我還在「趕上進度」。
我查到清華圖書館有這本書,打算用台聯大的管道借閱。
昨天閱讀的 van Egmond (2013) 寫的 Review,
用的是 mind- vs virtue-oriented 的對應架構。
但我不知從哪裡聽說:中國文化中的 virtue 概念與西方不同,
我們的「德」向來包括知識,是這樣嗎?
(當然這個話題不適合在 Email 裡面談。)

關於另一個關鍵詞「paradox」,
吳院長轉述《聰明國度》關於東方學習特徵的「矛盾表現」,
大約出現在 p.238 前後,而關鍵文獻是
John Biggs (1996) Approaches to learning of Asian students: A multiple paradox. In J. Pandy, D. Sinha, and P.S. Bhawuk (Eds.) Asian contributions to cross-cultural psychology (pp. 180-199). New Delhi: Sage.
其實 Biggs 和他的同事在香港編了一整本比較教育的書
Watkins and Biggs (1996)  The Chinese Learner: Cultural, Psychological, and Contextual Influences.
(書中的引用文獻是錯的)
這位從香港大學退休的澳洲學者 John Biggs 真是個「非常有趣」的人,
他經營自己的網頁 https://www.johnbiggs.com.au/

比較近的一篇後續:
Rao N., Chan C.K.K. (2010) Moving Beyond Paradoxes: Understanding Chinese Learners and Their Teachers. In: Chan C., Rao N. (eds) Revisiting The Chinese Learner. CERC Studies in Comparative Education, vol 25. Springer, Dordrecht  

其實所為的 paradoxes 現在應該已經不神秘了,就是熟能生巧,
熟練之後,釋放了工作記憶的容量,有機會用來執行更有創意的工作。
這一點,我已經寫在《中學數學教材教法》這本書裡(2020, 五南)。

回到徐老師最初提的問題:

>  不知道大家下週6/12(週五),以及7/3(週五),可否回來聚一下?

我這兩天的上午都可以。


Jasmin 在 周四 9月 17, 2020 4:04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原因 : can post external link)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徐式寬 - 2020 0606 Empty 徐式寬 - 2020 0607

周三 9月 09, 2020 11:52 am
維彰老師,

看來您趕進度的腳步是很快的。

Watkins and Biggs 的兩本書,The Chinese learner (1996) 和 Teaching the Chinese Learner(2001),也是我們上一輪參考的兩本重要書籍(都是CERC出版的)。

他們的確在1996年就提出了在觀察中國教室與課堂中,發現的一連串的,與西方認識的學習環境與效果很不一樣甚至看來矛盾的多個現象(paradoxes),包括在大班教學中學生依然可以非常專注地學習,以及以背誦來促進理解等現象。我覺得這些都值得再去挖掘的。

只不過是,在後來的Chan C., Rao (2010)的書中,他們沒有再進一步去挖掘喔。他們這本"蓋棺論定"的書中,基本上已經說我們不需要再去研究中國文化裡的特徵了。因為他們發現中國學生也完全能夠用西方的那一套來學習,而且學習得很好。

但我們是否要完全同意這個定論,我們可以再討論。

式寬


Jasmin 在 周四 9月 17, 2020 4:06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徐式寬 - 2020 0606 Empty 杜家維 - 2020 0609

周三 9月 09, 2020 11:54 am
關於那天的座談會,至今餘音繞梁,有些內涵恐怕只有文學甚至小說能紀錄、闡述了,
知之、好之、樂之,皆持受,福慧法喜。
除了對評論討論師長尤其吳老師、劉老師的抬愛與指教深覺奇妙感恩,
讀書會的先進師長們的專業與文化素養的讚嘆,
很多的真誠、傳道、雅趣、鼓勵、情懷、洞見、風範事發生在一眼一笑、下課休息、隨興聊談......之中之間,
當然召集、領隊的徐老師連自己的主題都選用"管教"這種真實性爆炸性的探究,感佩不已。
我也小小肯定或說慶幸自己的憨膽愚智(parsdox?  Smile   ),才能完成這樣班門弄斧、關公面前耍大刀的任務與旅程。
除了增智增能,更有感激感動,真正的"跨領域",而不是現在及正大力要推動很多的"被跨領域"
在性靈智識空間,像是與一小群能人志士,走了一段"一見如故"、"衝鋒陷陣"、"和而不同" , 有險崖卻絕美的山徑.....

這段時間有一個小疑問,林老師、徐老師用了ironies作為華人文化育養的特質描述總詞(涵蓋paradoxes),並翻成"悖論"
但是依我愚見,在我接觸稍多的數普、科普、哲普甚至科幻、維基百科亦是,悖論是翻由paradoxes,在傳播和一般認知上可能有既成的定義,依我才疏學淺的理解,它們好像是要談不同的事,或還有甚麼別的事不太能用現有英文單字適切翻譯?  冒昧表達思考:是否又有(文化)翻譯的問題?要創造字詞媽?

感慨良多,一言難盡
另外近期關於讀書會文化教育有所觀察、欣賞、心得的"小岔路"與先進師長們分享

電影:關鍵少數(另譯:隱藏人物)
書籍:大分流、昆蟲誌、人類大命運(最後兩章,還沒入手那天黃老師介紹的"技藝的人文主義",先從手邊的書文閱讀)
教育現場小故事
https://www.facebook.com/caiv.tu?__tn__=%2CdCH-R-R&eid=ARDIiugiISU3QZuUmwegx44ebXP9mPF9lZIKVJqVmivg03hwqmPmZ0Azz7X7yTBOnMzoQdd0-mNbIT-X&hc_ref=ARQZLPCNx7KEPoNJcYR0uLCtyJswdgPj_lEl2gHeZYCoE9old9j8PcU_lTPXoY2CCpc&fref=nf&hc_location=group

再冒昧請問:那天我的報告照片與珍貴合照可以傳送給我嗎?
感恩,祝福

杜加維   敬上


Jasmin 在 周四 9月 17, 2020 4:07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原因 : can post external link)
Sponsored content

徐式寬 - 2020 0606 Empty 回復: 徐式寬 - 2020 0606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