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cation as Cultivation (ECC)
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

向下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杜家維 - 2020 0708  Empty 杜家維 - 2020 0708

周四 9月 10, 2020 3:23 pm
徐老師與讀書會先進老師們好:

明智的衝動,浪漫的理性(第二句借自最近看的"辯經•理性的浪漫:大乘主義的自由之路"一書)
上面這是上一週心中突然出現對徐老師領航、領隊的讀書會調性的簡述標題
首先還是要感言也感恩7/1先進師長們的那場會談,更接近原型與圓形(徐老師在白板畫的)的讀書會與討論。
當天視訊品質與硬體仍有限制與不足,最後關掉我這端的收音麥克風,沒能全程參與討論,很可惜。
能再次聽到學有專精又博學多聞的師長們理路清晰、精闢活躍又多有真情流露的"和而不同"的討論(借用生態學來說,不到兩小時,各種觀點和小論述的豐富度、頻度、歧異度卻可如此之高!),很珍貴,獲益匪淺,還是有一個小想法:除了徐老師鴻圖大略的書籍和期刊,讀書會的對談集、過程的記錄很珍貴,對我來說,在某些層面,它更豐富!
在聽各位先進的幾段討論中,我的聯想很廣,感性上五味雜陳,理性上又是進入龐大思維資源梳理情境("資源"一詞有別於"價值",借用自法國哲學家朱利安。)

一、實務與理論,內部外部,直接間接,間距遠近,影響大小,在文化-教育的的討論上,常常有待釐清,
     舉例來說,有時候實務有它自己的理論,理論自己也是一種實務。間接的影響大(華人教育是否很擅長此事?),直接的影響小,間接的間距比較小,直接的反而是長遠距離.......柯老師這次讀書會提到了"從小學到大學,教學自主的未落實(甚至是每況愈下)"一事,讓人非常有感,前年一位學長擔任台大森林系系主任時,在一次會面中也向我吐了這方面一肚子苦水,其他一些在小學、中學、大學任教的親友亦然。台灣進行教改這麼多年,當初吸引一大群有志之士投入"教育工作者、教師"行列,'教學自主'這個真的是很有魅力、號召力的"鮮明大旗"、"動力來源"(例如二十多年前還有很多所謂"空白課程"的倡議與討論....),類似像它這類可能是在台灣複雜特殊背景下我們教育的其中一項不那麼完美卻是實務的良藥,可是改著改著、走著走著,又(被?)走向一個荒腔走板、"興弊除利"之途.......

二、接上述,和很多這次會中先進師長們的討論,讓人想到我們討論放諸社會、學校現場,其實單是學校教育,可能就面臨人(群)、文化、語言的問題,看起來在一起面對、解決、商討一件事(例如學校教育),實際上它是一個龐大複雜的光譜與集合群,讀書會內有"不同而和"的運行,讀書會外有更多"同而不和"、"不同不和"的困境與問題。針對學校教育,一個人的觀點或一個論述、立場其實包含以下:
教育參與
教育經營
教育建設
教育競逐
教育批判
教育探究
教育創造
教育改革
教育革新
教育革命
教育奪權
教育顛覆
教育泡沫
教育崩解
教育破壞
教育鬥爭
教育分配分贓

舉例來說,徐老師和我的幾次討論中,事後我反思的小結是我們討論同一議題,甚至道同志通,但實質根源我可能多一些教育批判、教育經營的成分,而徐老師多一些著眼在教育探究、教育革新甚至教育建設的成分。張老師在座談會報告的更改,我所能理解、感動其實也有類似的境況,與原來朱子小學的精闢講解,我的筆記整理、掌握度與理解貫通遠不及徐老師,但站在十二年國教的主要被改革的內部現場的中學教師身分而言,我的心得和徐老師的說法可能剛好相對(不是相反):兩篇同樣讓人讚嘆,但會"先"更好奇、感動於單刀直入在十二年國教現存扭曲不自然但現實強勢架構之上去探究失缺、本初、理想的中華文化經典理論,但再退一百步,我大概又能模糊地感知在某個層面上,徐老師還沒說完整清楚的大方向,很可能才是有更大的功效,所以說,這是一種"明智的衝動(果斷?)"。又以台灣尤其近年核心、主導、影響學校教育的力量與聲勢來說,問題更不一樣也更嚴重,動機、實質上實符其名落在教育"改革"的並不多,更別說連結文化-教育的部分,從大大小小的結構看到的,很沉痛地得說,落在教育革命、奪權、顛覆、泡沫、崩解、破壞、鬥爭、分配分贓的成分居多,還是很多劣質的部分!(例如學校教育破壞,優質的還可以說是大破大立的破壞,但是我們近年看到的很多並不是.........),加上字詞語言的障礙或說限制,需要盡力、逐步釐清、克服。另外,閻老師也曾有類似提醒的也很重要:古代思想(史)的內容要(直接?)連結現代教育(理論、制度?),要多一份慎重。所以長遠上,除了"保育"中華文化-教育工作要做好,一定要有"新詮釋"(像是對"君"、"家"甚至"孝"的現代詮釋.........)甚至"轉化"(語境改變,不再是農業為主、不再是大家族為多?..........  )這一段基礎工程或說志業要做?

三、我追隨"讀書會"名義上的精神,因為讀書會又入手、閱讀了不少好書好文,也再次憨膽地在此報告分享:

1.黃老師在上次座談會介紹的金耀基"大學之理念"-"技術人文主義"一篇已讀,的確精要經典,當中提到史諾的"兩種文化"是我讀過,也在其它很多史普、科普都有提到、批判、引用的名論,而"大學之理念"金耀基和著名史家李約瑟對談"科學、社會與人文"那篇實在也太精采了! 再次感謝黃老師。

2.李老師的哲普舊作"墨翟先生,請留步!"也已入手,雖然體裁、結構(它用故事融入、並陳了其各家思想的方式呈現)對我來說要花一點時間適應(何者是假設何者是實錄的對話我不太能掌握),但無疑很別緻活潑也很特別、有意義的一本書,日後有機會會再慢慢品讀,感謝李老師的引介指教。,

3.單老師轉介紹的"聰明國度"我也入手了,先看完了作者選定中式教育代表"上海"部分,很精彩,尤其對於教普在文化面向的探究、論述和寫作可以用這樣的調性和向度,真的如沐春風,另外在中華文化-教育議題上也觸及最核心、最糾結、最拉扯的一些,例如"關係"與教育,在教育實務上,很大一塊的光明面與黑暗面,讓人深惡痛絕與珍視讚嘆的文化根源似乎是一樣的,就是"關係",這一長段時間也剛好與幾位有國際經驗的朋友對於文化-教育立場有所論辯,作者的這本書給了我一種更客觀、宏觀可能性的有力支持,教育又是大家最以為熟悉卻又最難真正"進入討論"的事理!  因為有一種悲嘆與遺憾:各種因緣際會下的時空背景,現在的台灣恐怕是最難找到真正宏觀、客觀、公道、理性、超然討論中華文化-教育的人的地方(反對、曲解、貶抑、漠視、仇恨甚至毀壞者居多? 會越來越多? 重視、理解、愛護、喜好、崇尚者少?  嚴格來說,後者也不是上述優勢的宏觀、公道、理性、超然者,但比較可能從中有一批朝力求、逼近其立場邁進 )?所以要再次感謝單老師以及座談會。

4."大分流"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26006?sloc=main 又是一本談"現代世界經濟的形成,中國與歐洲為何走上不同道路?"的書籍。當中我特別看了生態(土地資源)與林業發展的篇章,很精彩,也是從學到教林學林業沒看過的大歷史與中西比較新資料。一位積極投身"去中化"的學妹近日剛好傳來一則影音訊息,一位政大歷史系教授(電視節目好像是打出"108新課綱歷史科召集人"?  )又在媒體對108新課綱"由近而遠,略古詳今"的"優越性"與"正當性"(他直接點名之前的微調課綱是黑箱課綱)大肆宣揚,歌功頌德一番,對於一些歷史學理論與教學原理落實在108新課綱也講得慷慨激昂、志得意滿。雖然歷史學專業我是門外漢,可是單從以前在學其間、週遭身邊加上讀書會聽過幾位歷史學專家學者的論述(包含素養、態度、方式)相較,其實姑且不論立場、內容,就"學術涵養"與"論述脈絡一致性"兩點觀之,以家長、知識分子、教師身分,不斷看到這樣台灣主導我們孩子的未來教育的位高權重力量??  有苦難言!  勉為自嘲,只能說"Errr....."、"我的老天鵝啊!"

5."神的經濟學"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61105?sloc=main  當中有提及儒家文化(這位日本作者是以"儒教"稱之)如何影響國家經濟或企業經營,和金融界、產業界朋友討論(也有爭辯)起來,二十一世紀,說不出什麼國際"大"企業還標榜儒家式的經營管理,而二十世紀則的確以日本企業居多,台灣的台積電等大企業的企業文化甚至經營理念,很難和儒家甚至中華文化連結什麼關係......這和技職、技術教育甚至所有教育都有關係的,以經濟成長為最高國家發展指導原則的工商社會+物質文明獨大(現在還要加上虛擬數位文明)+全球化+極端資本主義,是否中華文化-教育內涵與傳承在學校教育內部革新恐怕會面臨嚴酷的挑戰與考驗?至少勢必退位(頂多為輔?或像是以儒"術"型態提供"勞力"生產利用?),任職國際公司高階主管的一位很有創意朋友曾問:為什麼中國講的是士農工商(其實之前軍公教年金改革的社會衝擊面與此文化顛覆有關,互有因果)?從(不同)國家社會的角度還看,小人真的有那麼不好嗎(我想它有很多附帶的問題:一直強調君子的國家社會不也出了一大堆偽君子)?我想到的是:在某種文化或情境下,教育系統中與外,學/做一個好一點甚至有厲害能力的小人(比如說德行40分),比學/做一個不太完美的君子(比如說德行75分),在某些層面與實務,要有說服力與誘惑力多了?!另一位因為工作舉家旅居美國多年的友人則問:就個人而言,就小孩來說,歐美的崇尚自由、實力競爭、鼓勵冒險、開放探索的教育不是很好嗎?這些訊息與現象其實和我早期移民美國的親戚的價值取向其實又很不一樣?像是我大叔是電腦學先驅(聽親戚說那時他唸的台大電機系根本還不是前三志願),小家庭在我們小時候就移民美國,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印象很深,一次返國聚餐中,他說他就是美國人,美國是所有(各種族)美國人(建立)的,但他一小家人沒有覺得中華文化有什麼可恥、可惡之處,也對華人認同沒有任何疑義。我的長輩們從小就跟我說他(大叔)從小很喜歡看三國演義這些古典名著,過年過節返台對華人傳統習俗也樂在其中(像是帶小孩們去河邊放鞭炮......)早期的電腦研究還跟易經八卦有關、後期是中文語音輸入......,其實這樣的例子不少。從早期的為體為用,取善避惡,到現今的水火不容,黨同伐異,到底,就針對、聚焦這近四五十年短短的文化、教育"歷史",出現了什麼變化,對教育造成了甚麼樣的重大影響?我們的教育有什麼基底的面對、理解與因應之道?

6."漢唐思想史稿"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475970?sloc=main  這一本書是因為一位這屆畢業學生送我三瓶馬達加斯加藍寶石吉丁蟲標本藝品,翻出我們共同欣賞喜愛的一本人文科普"昆蟲誌"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4264?gclid=Cj0KCQjwupD4BRD4ARIsABJMmZ-yxke8wE1qO_Nc_dCftB0a0Vvrej0zxQZfyDBlnzkpBJ65eMxk7zkaAk7dEALw_wcB  當中我的書摘筆記提到柳宗元的"天說",追朔其文,才知道在孔孟老莊之後,單是唐代的韓愈、柳宗元、劉禹錫對"天",這個在華人文化教育可說居於核心至高地位的事理,有這麼精彩的論辯....在教育技術層面上,又再次想到文化、文明"博大精深、淵遠流長"也許也是一體兩面、一劍雙刃,在傳遞、傳承、傳播上會面臨難關,我看"天說"、"天論"書籍、古文時,一定要看翻譯,單位時間所花不少,文言文、白話文在沒有政治意識型態干擾下,的確都有教育專業的問題,更別說有政治意識型態的干擾環境。並且,這又是從外國的翻譯書籍(科普)、外國人的推崇、精妙引用與論述,"循跡追朔"興發動機地"發現"我們老祖宗的智慧與美妙,這種情況其實在我經驗中已經不知道發生多少回了?  它本身就是一個文化-教育問題?

7."身體的想像,比心思更犀利:用姿勢與行動幫助自己表現更強、記得更多與對抗壞想法"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48111?sloc=main  、還有幾本談森林療癒、共生微生物的科普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9698?sloc=main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34383?sloc=main  ,其實都提醒我重新思考技藝教育與教育,"先做後思"的科學根據、"我他群己"、"眾生共生"的再思考再定義,尤其在今年的大疫世局.......

8."暢然存在:進入朱利安的思想"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9833?sloc=main ,這是學人卓立精要摘寫法國古希臘學學家暨漢學哲學家朱利安著作中的一些重要觀點,這本如獲至寶,對中西文化教育探討上的字詞字義分析做了簡要卻深入精闢的分析,再次提醒我,其實我們現在的學校教育畢竟是以西化為主(西化得好不好、對不對是另外的問題,"五四運動"的歷史點也很值得探討),所以深入探討文化-教育,思想-現實的同時,都將先面臨眾多"語言"、"用字遣詞"等問題,當中寫出甚至分析、比較了很多我之前難以表達的概念。像是"默化"(Transformation silencieuse),中國文化(教育)非常強調潛移默化的"默化",默契(中)與知識(西),智慧(中)與哲學(源自古希臘的西方),虛位以待(中)與自由(西),策略(中)與方法(西),曲而中(中)與明白直入(西).....又有一種"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要站在遠處,才能更完整地看見一座森林的美"的感嘆、驚艷與體悟。

四、跟這個讀書會有關的,是我們的學校教育存在著重大的陋習、舊錯,又有新毒與近惡,而現場實務有時候又是夾雜的,和純粹的立場與理論有所不同。那天一位敝校很認真的同事語重心長對我說:杜老師,我們老師現在一天到晚在處理霸凌的問題,可是大人的社會包括老師間就存在著霸凌! 有人發現現在校園中還有一種國族霸凌嗎?我也聽過學生說班上一位陸配子女(後來父母都不在身邊),被一群同學飆罵:滾回中國去!  這些也不是少數特例,也難以言明它對所有教學的負面影響甚至重大傷害。由自身經歷與教育現場,我認為台灣這十年二十年至少在某些方面並沒有更民主包容,也可以說公民與道德教育是退步的。我們自己的親友、求學歷程、工作環境從來就是各黨各派,政治各色各種的人都有,甚至有時候吵鬧爭論的事後也能感到別有一番趣味與省思,我剛進學校工作時,那時候"老師"身分還可以調侃、勸導、調和一位高調一中親共學生與另一位堅決主張台獨(後來唸軍校)學生的激烈爭論與互動,他們在其他事務與學習上仍能是有說有笑交流不錯的好同學,我們教師自身何嘗不是如此?另外,學生不學、拒學、壞學的問題嚴重(略歸於新毒與近惡),會成為我優先思考、學習、批判、探討的向度,所以從某些角度而言,讀書會包含座談會對學校教育的一些陋習、舊錯做很根本式的批判甚至全盤否定時,我的表述會變得"不安""難言"。從現今社會與我週遭朋友中,又發現要找出認同中華文化者越來越少,認同台灣學校教育者也少得可憐,連結兩者的就更挑戰了?  像是有許多一路名校畢業的朋友,現今在社會甚至國際上都算菁英階級,但既不認同中華文化,也完全否定台灣的學校教育,尤其有國外工作、就學、旅居經驗者更是強烈。一位因為工作關係,子女在美國唸了兩三年小學,去年返台小孩唸台灣的雙語小學,談到教育,就成了爭鋒相對的話題,他覺得美國小學的教育非常舒服、快樂、成功,教師也是服務周到、尊重兒童,台灣的學校、教師角色幾乎是一無是處,儒家思想結合士農工商(階級排序)的社會文化簡直腐不堪言.......另一位博學多聞、文質彬彬金融高階主管曾說他從來沒有在學校裡學到什麼?!非常理性冷靜包容的他提到國中曾被老師因為分數打手心甚至會激動的小小顫抖?!........其實這些現象好像不能算特例?大尺度而言,是否過去標榜傳統中華文化的台灣學校教育在社會菁英這一塊地栽培是很反諷的?很不討好的?更弔詭的是現今主導學校教育改革(為名?)者,很多其實就是這樣的社會菁英(像是天賦異稟自學出身者、反體制恨中華文化者、鄙視學校者)?就我所知,像是美國社會中,一直存在這樣鄙視、厭惡學校的社會"成功"人士、例如實業發明家愛迪生、汽車大王福特和現代很多學校中輟的科技巨頭.....但是國家的教育發展與改革就不知道這些社會菁英的角色與影響了!只記得之前川普任命非專業的熟人擔任教育部長一職時,在美國大學任教的大學同學氣得跳腳,也有輿論一片譁然......我的重點是,學校教育的外部及其在社會的區位、關聯應該也是文化-教育探討的一個核心議題?!  我也想到徐聖心老師在一次精彩宏偉的儒家思想的講解中,最令我印象深刻與感動之一的是,他有提到泛儒家文化影響的黑暗面(一些亞洲國家女子"不違父命"做出悲慘的命運決定),這其中觸及有教養教育文化社會在發展上的共生關係性.,為什麼台灣現代社會菁英尤其工商、高學歷菁英眾多(多數? )不親好儒家-教育?

五、單老師、徐老師這次讀書會都有點名了"技術"教育的議題?我再次報告我有語言使用上的麻煩,按照我的理解,我們高中以上其實絕大部分都是"技術教育"(認同學者尼爾.波斯曼的觀點.),工商醫農法.....不用說,如果我們接受"思考的技術"、"說話的技術"、"寫作的技術"這些概念,其實文、理科系其實都是技術教育。那普通高中和技術高中的分類就更突兀了?!   從社會、職業的角度而言,將來從事技術工作者才是社會的多數,才普通,叫做普通高中的教育宗旨一點都不"普通",它比較像是主要"預"培養(理想狀況一定要繼續升學)學院學術、高階研究、知識專家、官僚人才的地方,但我似乎支持所謂的某種形式與轉化的經典、聖賢、君子教育,跟通識教育、博雅教育似乎有所不同,技術育才光譜一端的"科技"教育融入並不違和,台灣的某些階段、層面的技術教育是出色、強大的。若能從"人"與"多元智慧"的角度,其實對技術先導&知識先導的育才才有更整體真切地看待,例如技術先導者也有他們的聰明與宏偉之處,但同樣也有他們意必故我、驕矜自持之處,出自哄抬、同情、壓制、鄙視、輕漠、討好,過與不及的教育政策與探討都會有很大偏誤。而文化與業(志業、事業、產業、職業)是一定要談的,大致來說,我較熟悉的還是學校教育、教師志業,而林業技術育才探討要縮限在"職人文化"中可能也會有眾多問題,就像農夫漁夫牧人一般不是"匠人文化"的探討主體(林業中的木工卻算),徐老師寫書的草鋼,再次提到"師傅與職人",那恐怕會是我就算強著心臟、厚著臉皮也無法參與探討論述的主題了?!  排除掉國族文化甚至國家社會觀,從"被"英美語系國際化、世界工廠(鍊、網)的角度,台灣的技術教育可能就沒有什要深切檢討的問題了??附上一張昨天朋友傳來的圖表:
https://www.facebook.com/indiainpixels/photos/a.791486751226277/1136794683362147/?type=3&theater

六、最後是讀書會多次提出來討論的:探究式教學/學習、討論式教學/學習的問題,我以多屆參與全國科展、專題競賽指導老師以及專題導論、專題製作任課教師、敝校科技探究課程及教材初期規劃小組成員的角色,必須幫這些課程設計與教學方法簡單說幾句話,它們的原意與實效在學校現場至少技職體系是有其精彩、重要的一面,但總結而言,那又是文化層面的問題,東施效顰、張冠李戴、本末倒置的大問題每況愈下,為討論而討論、為實作而實作、為探究而探究,全國層級主事者在該統整的地方放任發散、放牛吃草,在該尊重師生自主的地方又做了強力卻錯誤的規格化、不切實際的齊一化要求,最後還連結了荒腔走板的三年大量學習歷程檔案上傳制度,以專題製作來說,在一個班級中,"因材施教"非常重要,幾位班上在專業科目、實作能力與主題動機上相對出色者(通常不到10位)和老師形成一個到兩個團隊,從從事業專業與教學過程及成果而言,真的都是很有價值甚至感動與貢獻的。那其他的學生可以以各種多樣形式進行,調查、論辯或辯論、作品設計、計畫執行、影片、社區參與、活動,未必要以論文或說小論文、狹義專題模式、可電子資料美化來驗收,份量、規格、形式根本不該由中央教育單位統一規定,也根本不該又莫名其妙地跟升學、考試甚至評鑑連結,否則就又是一個我們現在看到從個人到學校"被"瘋狂錯誤甚至邪惡競爭的亂象開始.......

倉促成文,漫談言雜,請多包涵!
衷心感謝徐老師對讀書會堅韌卓絕的帶領
讓我這教育志業與工作後輩,在此暗潮洶湧世局,有廣於專業的"人"的學習!
也再次感謝讀書會先進師長們的鼓勵、啟發與指教!

祝大家  暑期吉祥平安

杜加維   敬上


Jasmin 在 周四 9月 17, 2020 3:12 pm 作了第 3 次修改 (原因 : can post external link)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杜家維 - 2020 0708  Empty 徐式寬 - 2020 0717

周四 9月 10, 2020 3:30 pm
加維及大家好,

繼維彰苦思冥想一個月之後才提出我問題的回應之後,我也是隔了十天才有辦法回加維一個email。

因為有點長還分小段。所以我把它寫在一份Word檔當中,還請有心的人士自行打開閱讀。(如下)

式寬

有關ECC的目的

非常謝謝加維的好學與勤問,不斷地促進我思考。不過。首先要說明一下,這個團隊不是我領軍,是我”拜託”及”懇求”文史哲的老師們,伸出援手,幫助一下我們教育的領域,尋找一個理論,能夠更佳地解釋我們的現場。使得我們若要改革,也知道要改哪裡,或者要到那裏去。這個理論,或許原本就存在,但是需要再清楚地說明;或許很模糊,還要再依據現在的狀況補足;或許有缺點,值得我們加以反思,甚至提出轉化的方法;但是不論是哪一項,前提都是對這個理論的基礎與內涵有所了解,並且能夠與現代的知識與現象對接。一開始所找的概念不太可能完整或窮盡,只能試著以幾個概念開始討論。以下是幾組可能可以對接的概念。

理想的兒童圖像
理論
1. 聖賢作為一個完美的人的概念,是每一個有志於學的人的追求。(或許可以用數學中的圓來舉例。完美的圓僅能夠存在理論中,雖然在現實世界中是不存在的,但是此概念在理論上卻是真實存在的。)
2. 因此人原來雖然有天生的素質,但是並非決定性的,而僅是基礎。人可以靠著後天的努力,不斷地改進自己。(勤能補拙)
3. 還有可以趨近的階梯。人皆可以成堯舜是一個期許,在不斷地追求的過程中,人得以改進自己,向聖賢逼近。雖然不能真正地成為聖賢,但是至少可以作為君子。因此藉由仰望著這個完美的典型,人可以不斷地改進。
4. 對於這個聖賢完美典型的追求,是每個人都平等的。因此所謂的平等,並非指人的天生的才智能力或財富等,而是每個人皆具有對於德行追求的自由。(胡美琦)

問題與危險:
1. 這個理想是指對於成人嗎? 那麼對於兒童呢?
2. 從朱熹的小學來看,的確對於兒童的各方面也有諸多要求。
3. 在兒童的要求,主要是在於德性的培養嗎?還是對於各種方面的要求?
4. 完美的理想是父母定義的嗎?
5. 所以哪裡是小孩努力的極限或份際?若有人做不到、沒有辦法做到,該如何對待呢?

對照現場:
特殊兒童
早療兒童的家庭經驗


管教的嚴格與溫柔
理論: 悖論
現場: 管教的案例


深入學習與探究的精神
理論
朱子學習法

現場
訪談短期之內準備大型考試成功的人(翻身的經歷1)
為什麼成績好的學生,許多科的成績都很好? 他們的讀書法有什麼特點?
融會貫通


論辯與批判思考
理論
墨家的論辯與推理
邏輯推理

現場
說客與辯士、陳情表
跟老師或行政人員提出訴求


跨領域與素養的培養
理論
良弓之子、比物醜類

現場
為什麼運動與音樂的學習,對於學科的學習有幫助?
為什麼成績好的學生,許多科的成績都很好?
觸類旁通、融會貫通


師生對話
理論: 論語中的師生對話
現場: 老師在學生關鍵時機點的提點


理想的學校
提問的時機
自主學習的設計與支持

----------------------
有關學科學習的問題,我覺得還是個謎。我之前聽鴻中老師講大學,講到格物致知時,有點被震撼到的感覺。因為這個是否表示,我們對於事物的了解,是自我認識的開端呢? 從現場上來觀察是有可能的。也就是說,小孩如果能夠把東西學得起來,他可能會感到自己是個能幹有用的人。反之,讀書不行、考試老是墊底的人,是否也會覺得自己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呢?

這是否也表示,對於事物的接觸與深入學習,是有可能強化一個人的自我概念的呢? 例如,對於音樂很敏銳的小孩,如蕭敬騰,小時候就站在樂器行的門口不走,不知怎麼就被深深吸引,那麼如果他有機會去接觸、去學習、去深入練習的話,那麼他就有可能了解各種樂器各種曲調的道理(他的確是用本能而不是用樂譜來記憶音樂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學科學習的意義,就有可能超出我的想像之外。以下先摘錄禮記大學片段如下: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 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易傳·說卦傳》也認為:「窮理盡性,以至於命。」 (維基: 格物致知)

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

這是為什麼我會去提到職人的概念。因為在日本的社會中,他們的確是發明了一個詞,把職業跟人的自我概念緊緊的扣連再一起的。當然,加維可能會對於這個概念仍然太窄,有些不以為然。但是這只是我初步的想像與舉例而已。


Jasmin 在 周四 9月 17, 2020 3:22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avatar
文章數 : 24
注冊日期 : 2020-09-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杜家維 - 2020 0708  Empty 杜家維 - 2020 0718

周四 9月 10, 2020 3:32 pm
徐老師與先進老師們好:

很感謝徐老師的回覆。
每一次的指教都可以讓人看到更多的"層次",更深的"誠意正心".....
最近閱讀上讚嘆的法國哲學家朱利安說:"生活是存在最根本的一件事,卻也是最難進入的。"  
教育,文化似乎也是。
前幾天在台北天文館看了"南極恐龍"的科教科普影片(現今冰天雪地的現實形象認知太強烈,導致我平常都"忘記"南極洲曾有生物繁茂的生態......),又再次看了一面解說牆:我們知識教育上接觸較多的物質+能量只佔了宇宙組成的5%(其他是物理學家有清楚定義的暗物質27%、暗能量68%).......
而原本上,(文化?)中國是還存有強大性靈空間信念的生命群體、真正重視教育(高於政治經濟,也不是只在手段、方法、為了其他目的的歷程的層次)的生命群體.........
上一封信提到"漢唐思想史稿"上說,中國"易經"上說明宇宙基本:數、象、名,沒了,就是這樣簡潔精要......
面對、處在我們社會上天天上演的特殊現象或說亂象怪象(教育的分量很重)
有機會我再用別的說法討論、請教也自問、省思

感恩,祝福

杜加維   敬上
Sponsored content

杜家維 - 2020 0708  Empty 回復: 杜家維 - 2020 0708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